独家车明怀:为什么说解放西藏是和平解放?

币游国际官方入口

2021-06-04

资料图:拉萨八廓街上的市民、游客。

发贡嘎来松摄  中共中央作出和平解放西藏的大决策  中共中央、毛泽东主席根据国际国内和西藏形势,高瞻远瞩,充分考虑国家利益特别是西藏人民利益,作出了和平解放的大决策,这是与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相一致的。 中国共产党自诞生之日起,就把为全国各族人民谋利益写在自己的旗帜上。 在1935年中国工农红军路过川西高原藏族聚居区时,就帮助过当地人民建立政权,争取解放。 随着人民解放战争的胜利,解放西藏已提上重要议事日程。 1949年2月4日,毛泽东在西柏坡村与来访的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米高扬谈话时说,西藏问题也并不难解决,只是不能太快,不能过于鲁莽,因为交通困难,大军不便行动,给养供应麻烦也较多;再是民族问题,尤其是受宗教影响较深的地区,解决它更需要时间,须要稳步前进,不应操之过急。

随着解放战争的节节胜利,中央对解决西藏问题的考虑和筹划逐渐明晰,即根据西藏实际,争取以和平的方式解决之。 8月6日,毛泽东在给彭德怀的电报中指出:“班禅现到兰州,你们攻兰州时请十分注意保护并尊重班禅及甘青境内的西藏人,以为解决西藏问题的准备。

”  当时中共中央考虑解放西藏,首先要保护西藏人民的利益,和平解决为上策。 在解放西部民族地区时,已经有了和平解放绥远、新疆的模式可资借鉴,只是西藏远比绥远、新疆复杂,既有民族宗教问题,又有西藏内部不团结问题,同时还有帝国主义势力的挑拨,和平解放是赢得人心,长远解决西藏问题的关键。

因此进军西藏,经营西藏,要由民族团结入手,重视民生问题的解决,团结上层爱国人士,做好影响群众的工作。 当时西南局书记邓小平说得较明确:“解放西藏有军事问题,需要一定之军事力量,但军事与政治比较,政治是主要的。

从历史上看,对西藏多次用兵未解决,而解决者多靠政治”,“政策问题极为重要,主要是民族区域自治,政教分离,团结达(赖)、班(禅)两派。

”邓小平特别强调“解放西藏,要靠政策走路,靠政策吃饭”。

  基于和平解放西藏的原则,经中共中央批准,组成了以张国华为书记的西藏工作委员会,负责统一筹划进军和经营西藏的工作。 由青海、云南和新疆部队各派出一部兵力,配合西南部队的行动。 西南局经调查研究认为,“争取西藏和平解决的可能性较前增大”,在进军西藏时,拟特别加强政治工作,包括派人入藏,并请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放藏语节目,着眼于争取西藏上层等。

为了同西藏地方当局谈判,中央批准西南局拟定的“十条”作为和平解决的基础,“十条”内容表现出很大的和平诚意,如承诺“西藏现行各种政治制度维持原状,概不变更,达赖活佛之地位及职权不予变更,各级官员照常供职”;“实行宗教自由,保护喇嘛寺庙,尊重西藏人民的宗教信仰和风俗习惯”;“维持西藏现行军事制度不予变更,西藏现有军队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武装之一部分”;“有关西藏的各项改革事宜,完全根据西藏人民的意志,由西藏人民及西藏领导人员采取协商方式解决”;“人民解放军进军西藏,巩固国防,军费完全由中央人民政府供给”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