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祖棻《早早诗》的创作历程与心灵意向

币游国际官方入口

2021-06-08

相较1985年以后正式出版的《早早诗》,此稿多出“下乡把锄犁,入厂运斧锯。

拿枪作民兵,卫国金汤固。 假日洗衣被,挑煤又浇圃”三句,而1978年自费油印线装本则余“下乡把锄犁,进厂运斧锯。 拿枪作民兵,卫国金汤固”二句,并将“入”字改为“进”字。 可知原是祖棻初定稿的这三句在修定后改为两句,正式出版时程千帆将此二句删去。 《早早诗》的结尾究竟是真心还是反讽,向来引人争议。 舒芜曾经说:“这里决没有什么反讽之意,更不是被迫表态之作,实实在在就是这么教徒式的虔诚,而且是‘鞭笞派’似地狠狠地自我否定。 ”[20]初定稿中的三句是对其时年轻人生活的描述——当时在武汉汽标厂工作的女儿女婿即是如此——上山下乡、复员进厂、作为民兵值夜等等。 每个休息日,他们就怀抱着早早往返珞珈山与关山,来帮助祖棻洗衣被、挑煤、买菜。 这三句是看不到未来前景的祖棻,试图为早早构建的幸福图景——作为劳动人民的充实生活。

祖棻生前或曾与千帆议及此数句的存删,而程千帆在《早早诗》正式出版之际将其删去,无疑透露出这位目光长远、意志坚定的老人对新时代即将到来的果敢期待。

注释:[1]现存沈祖棻日记自1975年3月21日至1977年4月24日,在新定《沈祖棻全集》中名为《子苾日记》,即将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。 [2]朱光潜:《千帆寄示子苾夫人诗词遗著二卷,忙中急展读,不忍释手,因题寄千帆致敬。

时年八十有二,已龙钟昏聩,不计工拙,情不自禁也》,《沈祖棻诗词集》,江苏古籍出版社1994年版,第2页。

[3]舒芜:《沈祖棻创作选集》序,《沈祖棻创作选集》,人民文学出版社1985年版,第6页。

[4]刘国钧字衡如,江苏南京人,曾任金陵大学文学院、北京大学图书馆学系教授。

[5]程千帆、陶芸编:《闲堂书简》(增订本),上海古籍出版社2013年版,第123页。 [6]孙望字自畺(自强、止畺),妻子霍焕明,时在南京师范学院工作。

[7]刘国武、王文才、王淡芳、刘彦邦都是祖棻、千帆四川时的老学生,时与萧印唐、刘君惠、陈志宪等皆在四川。

[8]湖北称外婆为“家家”。

[9]沈祖棻、程千帆的女儿程丽则,小名小婉,爱称囡囡。

丈夫张威克,长女早早。

夫妇二人时在武汉关山汽标厂工作,日常三班倒,白班约晨七时半至下午四时半,中班下午四时半至夜十二时,夜班夜十二时至晨七时半。 [10]程千帆三妹程小佳。 [11]据日记所载,1976年2月18日因韩德培将两张单人床暂时借放程家,遂将二床叠放,成为所谓“高床”。

[12]游寿字介眉,祖棻大学时代交游。

时在哈尔滨师范学院。 [13]《湖桥》三首,《沈祖棻诗词集涉江诗稿》卷三,江苏古籍出版社1994年版,第295页。

[14]《娇婴》四首,《沈祖棻诗词集涉江诗稿》卷四,江苏古籍出版社1994年版,第311页。

[15]程千帆著、陶芸编:《闲堂书简》(增订版),上海古籍出版社2013年版,第213页。 [16]孙春荣,邻居孙嫂之女。

孙嫂时在武汉大学食堂工作,其夫在乡下供销社,子牛儿(学名孙平),女春荣、善华。 [17]邻居晏永武、陈早秀夫妇,皆沈祖棻之女程丽则华师二附中低班校友。

时晏永武部队复员在武汉大学印刷厂工作,陈早秀娘家小码头。 [18]强强,小码头村民。

[19]巩本栋编:《程千帆沈祖棻学记》,贵州人民出版社1997年版,第399页。

[20]舒芜:《沈祖棻创作选集》序,《沈祖棻创作选集》。 人民文学出版社1985年版,第4页。